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建筑资讯 / 正文

大师的成长之路——凯文 洛奇

摘要凯文·洛奇:“形式如同音乐,你试着创作,旋律便已出现”“Form-Generating is Similar to Music – You Try to Compose Music and Suddenly the Melody Comes”: In Conversat...
admin 2019-03-20 17:21:54
17 0

凯文·洛奇:“形式如同音乐,你试着创作,旋律便已出现”

“Form-Generating is Similar to Music – You Try to Compose Music and Suddenly the Melody Comes”: In Conversation with Kevin Roche

美国建筑师凯文·洛奇于3月1日去世,享年96岁。凯文·洛奇于1922年在爱尔兰都柏林出生,毕业于都柏林大学(1945)、伊利诺工学院(1948))。1966年,他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KRJDA)。这位建筑师设计了至少200座建筑,其中包括2012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0年都柏林国家会议中心、2009年华盛顿拉斐特大厦、1992年马哈顿J.P. Morgan总部大楼、1968年曼哈顿Ford基金会、1966年加利福尼亚Oakland博物馆。在1982年,他成为第四届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并且于1993年获得了AIA金质奖章。下文是2011年我们对于他的采访记录。

Headquarters of Bank Santander Campus, Madrid, Spain, 2005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Vladimir Belogolovsky(下文称为VB):你的名字发音有些不同,有人会读成“sh”,有人会读“ch”,通过你的姓氏,你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应该是“ch”。

Kevin Roche(下文称为KR):是的,我是爱尔兰人。当英国南威尔士诺曼人入侵爱尔兰时,他们会用法文说“sh”,而我在法国工作时,他们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会告诉他们,那应该念“ch”。

VB:你的父亲是你的第一位客户是吗?

KR:是的,在战争之前,他和大约500位农民合作建立了一个农民合作社,这些农民们会带着牛奶来制作奶酪和黄油。他也参与了许多建筑项目,当时我还很年轻,他就让我设计几座建筑,其中就有奶酪仓库。

我从小在爱尔兰南部成长,在那里几乎没有建筑师,只有工程师,当地人认为,设计建筑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当我开始上学,我在学校图书馆看书,碰巧看到了罗斯金的《建筑的七盏明灯》,这让我开始对建筑产生兴趣。又一次,我决定设计一座教堂,因此我画出了十字平面,在我认为这看起来比较霸气。但是当我给朋友看时,他说:“难道你不知道每座教堂都是十字形式吗?”(笑)

Cummins Engine Company, Columbus, Indiana, 1973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VB:很厉害!

KR:还有另一个项目,是奶酪制造的副产品。这种产品一般都被扔掉,但是我父亲决定用来喂猪,因此我需要设计一座养猪场,那时候我才17岁,啥也不干到处跑。我的设计极具功能性,主要以养猪场的工作流程为基础。后来我也负责监督施工。在建造一面混凝土墙体的时候,我让工人一直增加高度,结果它突然塌了,于是这也是我学到的另一课。(笑)

VB:1945年,你从都柏林大学毕业之后,你就在都柏林工作,后来在伦敦又与现代主义建筑师Maxwell Fry合作。在1948年,你申请了哈佛、耶鲁、伊利诺工学院的硕士研究生,然后都被录取了。那么你为什么会选择密斯的学校而不是去哈佛学习?毕竟格罗皮乌斯曾经是Maxwell Fry的合作伙伴。

KR:我很想向密斯学习。在战争期间,国家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因此我没有看到密斯的作品,只是在书中感受,我觉得他很了解自己所做的东西。相反,我反而没感觉到英国人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记得Maxwell说过:“噢,这么做不是很有趣吗?”

VB:所以你觉得英国人很让人头疼。

KR:建筑不仅仅是乐趣,也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密斯非常严肃,因此我很想见到他。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录取我,但是我的确考上了。这个班级只有12人,都来自不同的国际。密斯坐在椅子上,拿着雪茄说:“做这件事别无他法。”他很严肃,也对自己的想法很清楚,这让我很受启发,某种程度来说,这来源于古典主义。我能理解是因为我受过古典主义教育,而他的建筑其实也来源于古典主义。

Headquarters of Bank Santander Campus, Madrid, Spain, 2005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VB:然后呢?

KR:他的作品与人无关,古典建筑也与人无关,这只是一种仪式感,但是并不是人的仪式感。建筑应该是像包豪斯那样的纯粹几何。这不关乎社区感的创造,也不关乎个体生命的丰富性。

VB:在密斯的课堂中,你应用了坡屋顶,这非常勇敢,他是否有嘲笑你?

KR:我这样做是为了抗议,他用德国口音说:“你可以这么做,但是我不会这么做。”

VB:他不喜欢解释。

KR:也不是,他非常棒,我很崇拜他。他给建筑界带来了全新的感知方式。他的作品思路非常正确,在和他相处的6个月时间里,对我来说获益匪浅。

Courtesy of KRJDA

VB:那么密斯教给你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KR:他说传授的内容只是个开端,并不是结尾。生命还在继续,建筑师有巨大的责任来帮助人们和平共处。

VB:在此之后,你并没有再回过学校?

KR:是的,我直接开始工作了。我去纽约是因为我想要参与Harrison & Abramovitz的联合国大楼项目。首先,我只是帮忙协助他们,后来才开始绘图。

VB:在沙里宁的密歇根工作室里,你呆了超过10年,在1954年,你成为他的主要设计合作者,一直到1961年他去世。那么他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物吗?

KR:是的。上世纪50年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由于汽车产业,底特律的建筑发展非常活跃。我们当时的项目是建造通用汽车中心,这也是当时全国最大的项目。其设计理念以密斯理论为基础。整个建筑非常简约。麻省理工学院的礼堂也是一个好项目,从沙里宁那里我学到的是有条不紊的思路,并且不断地提问与研究。当你坚持做下去,想法也随之而来。但是这要以大量的研究为基础。

VB:在研究之前他没有想法吗?还是处于偶然?

KR:很少。

VB:TWA航站楼怎么样?它的形式很纯粹,看起来就像是灵光一现。

KR:是的,这是极少数了。当然,耶鲁大学冰球馆的很相似。我们在这些想法之前也做了许多研究。他的策略有条不紊,同时也有着很好的逻辑体系。我想,形式就如同音乐,你试着创作,旋律便已出现。同样的,你按照逻辑进行工作,然后忽然灵光乍现,突然所有事情都敲定了。

VB:1966年,在完成沙里宁的项目之后,你和John Dinkeloo将事务所的名字“Eero Saarinen and Associates”改成了“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你能就此谈一谈吗?

KR:在当时我们完成了沙里宁的所有项目,然后开始着手进行诸如奥克兰艺术博物馆等新项目。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有新项目做,否则事务所就要倒闭了。在沙里宁的最后一个项目杰佛逊国土扩张纪念碑项目完成之后,我们就改变了事务所的名字。后来John Dinkeloo负责施工,而我负责设计。

VB:你是否认为建筑是环境的延续,而非沙里宁的标准美学理念?

KR:两者皆是的。你不能不把建筑看做是美学理念,因为它确实时一种没血。但是建筑又不仅如此。社区感也很重要。另外还有一些抽象的概念。一些东西建立之后,你如何想象他们是什么呢?建筑关乎艺术,也关乎社会服务。

作者简介:

VLADIMIR BELOGOLOVSKY是纽约非营利Curatorial项目的创始者,他在纽约库伯联盟学院学习建筑,并且著有9本著作,其中包括、《New York: Architectural Guide》(2019年)、《Conversations with Architects in the Age of Celebrity》(DOM, 2015)、《Harry Seidler: LIFEWORK 》(Rizzoli, 2014)、《Soviet Modernism: 1955-1985》(TATLIN, 2010)。另外还有许多大型展览,即2012年的世界巡回展览“Harry Seidle:绘画建筑”,2017至2018年的“Emilio Ambasz”、2016年起的“Sergei Tchoban”,还有2008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俄罗斯展馆的“象棋游戏”。 Belogolovsky还是柏林建筑杂志“SPEECH”的美国记者,在2018年,他是北京清华大学的受邀学者,并且曾经在超过30个国家的高校和博物馆进行演讲。

Belogolovsky的专栏“理念城市”为ArchDaily的读者介绍了他也世界知名建筑师的对话,自2002年起,他采访过超过300位建筑师,而这些密切会谈也成为了场地的特定装置,这些装置由对话记录和一些言论构成。



精彩阅读

广告位

QQ|筑盟建筑视频网|建筑施工视频网   本站由漠漠睡武汉seo提供SEO优化支持  本站由武汉网站建设--密聚派提供建站及迁移技术支持!琼ICP备150033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