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建筑资讯 / 正文

在画家与建筑师之间

摘要摘要: 古往今来的建筑大师中,有这样一位天才: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总戴着领结和圆黑框眼镜,衣着绅士。他想把住宅变成“ 居住的机器”,从马赛公寓、朗香教堂,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的早期方案再到印度昌迪加尔新城,他的作品包罗万象。他就是现代建筑的主将勒·柯布西耶,被称为“ 功能...
admin 2019-03-06 06:57:44
47 0
摘要: 古往今来的建筑大师中,有这样一位天才: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总戴着领结和圆黑框眼镜,衣着绅士。他想把住宅变成“ 居住的机器”,从马赛公寓、朗香教堂,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的早期方案再到印度昌迪加尔新城,他的作品包罗万象。他就是现代建筑的主将勒·柯布西耶,被称为“ 功能主义之父”。这位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亦是室内设计师、雕塑家和画家。

古往今来的建筑大师中,有这样一位天才: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总戴着领结和圆黑框眼镜,衣着绅士。他想把住宅变成“ 居住的机器”,从马赛公寓、朗香教堂,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的早期方案再到印度昌迪加尔新城,他的作品包罗万象。他就是现代建筑的主将勒·柯布西耶,被称为“ 功能主义之父”。这位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亦是室内设计师、雕塑家和画家。今年1月,由苏州美术馆和勒·柯布西耶基金会共同主办的“ 勒·柯布西耶——色彩的交响乐”在苏州美术馆开幕,展出了著名建筑设计师勒·柯布西耶包括建筑手稿、建筑模型、绘画、雕塑作品等在内的作品两百余件。中国首位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为展览画册作序,文为节选。

如果有人问我,给某个建筑师的画册写序,谁是你的第一选择?我会毫不犹疑地回答:勒·柯布西耶。因为在我的现代建筑视野里,他的建筑是最具原创性的,他的画,不仅是建筑画,也是非常特殊的,是超越时间的。若论对这个时代建筑与城市的影响,建筑师里无出其右。若论对我个人建筑思考与实践的影响,建筑师里也无出其右。即使我们今天仍然能够感受到柯布的强大影响力,无论对城市还是建筑,建筑学院里他的名字经常被提到,但是,我们真的完全理解了柯布西耶建筑思想的所有层面吗?或许,这样发问太沉重,讨论一下他的绘画是更有意趣的角度,毕竟,应该没有人会否认他的绘画是如此出众。而又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他的绘画呢?我无法猜测别人如何理解,至少可以谈一下我个人的理解。

1982年,我在当时的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图书馆借的第一本书就是《走向新建筑》的中译本,勒·柯布西耶写的著名小册子。在这本小书里,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建筑画,并且被强烈地吸引了。我现在还能感觉到当时的那种激动:不仅因为他画得好,更是因为那种画法透露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意识,一种关于新建筑的意识,他和我当时追求一种中国现代的新建筑的愿望完全对应在一起了。他在北非的速写,对雅典卫城的速写都极大地影响了我,点燃了我的激情。那时我读大二,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南京的大街小巷速写就成为了我的习惯。

光芒之城前拍摄的照片,法国马赛,1945年建造

拉图雷特修道院内部,法国里昂附近的艾布舒尔,2004年

多年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个习惯对我个人建筑观念的形成有多重要:每一个新建筑的诞生都是以对过往建筑的研究为基础的,都是有某种来源的。每一个新建筑之前都有某种建筑是存在在先的,都会叠合在内。后来,1985年秋,我在学院资料室里发现了柯布的另一本大画册,方的版本,很厚,是关于柯布作为一个纯粹主义画派(是柯布和一个画家朋友两个人自创的小画派,有点像立体派)画家的工作状态。除了建筑画,还有大量的纯粹主义绘画和雕塑作品。

这本柯布画册让我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柯布。我意识到几个基本的事情:其一,柯布也在尝试不同画法。他不仅写实,如我们在他著名的北非和卫城速写中看到的。他后来也在尝试变形。从这个角度看,柯布不仅是一个建筑画出众的建筑师,他同时具有建筑师和画家两个身份,互相影响,又界限分明。柯布的特殊之处,我以为就是他对绘画与建筑两者都理解得通透。或许我可以从几个小点探讨一下柯布建筑画中的这种双重关系,这肯定不是什么全面的讨论,但对我来说,是有真实体验的讨论。

我想到的第一个词是“绘画”。建筑师一般会画建筑画,但必须指出,建筑画和纯粹绘画经常是有清楚区别的。很少有建筑师的建筑画具有纯粹绘画的质量,但柯布的建筑画就有这个质量。我觉得柯布还是在他的绘画和建筑画之间做了清楚的区分的,他的建筑画主要是草图,一般都是铅笔画。但即使这样,他的铅笔的笔触与在纸上面的质感仍然具有某种纯粹艺术家的意识,这直接导致他对如混凝土表面肌理质感的准确要求。据说当他在波士顿做哈佛大学的木工中心时,他就对美国混凝土的浇筑质量很不满意,因为那种混凝土既没有法国的粗糙感,也没有相反的精细性,总之就是平庸。这种挑剔就意味着一种特别法国式的准确性。

我想到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地平线”。柯布的地平线不一样。一般建筑师的地平线是图上的工具,不具有存在与视野的 真实性,但柯布的地平线是有真实存在性的。它的地平线很长,延伸得很远,有点像是中国宋代山水画家的意识,意识到建筑和广大范围的人文地理环境有关。

我想到的第三个词是“线条”,很少有建筑师不为那样的线条着迷。尤其是他的那种曲线,不是简单的圆弧,按中国人的说法,有方有圆,但又自由灵动。很多建筑师会模仿他的线条,特别是在总平面图上,画树或者画某种类似花园的事物。实际上,柯布在把绘画与建筑结合成一体这个方面走得更远。不仅他的建筑上一些重要的形式直接来自于他的绘画,他也经常直接把绘画描绘在建筑的墙上、门上,甚至做成小雕塑,直接用在像门把手这样的细节上。从这个角度看,柯布是20世纪建筑师中不多的文艺复兴式的人物。当然,柯布很清楚建筑师与画家雕塑家的区别在哪里,我记得朗香教堂的侧立面上有一个小外挂楼梯,它只通往一个二楼的孤立房间,而且总是关着门,基本没有用。 人们一定觉得这个设计实在太古怪了。幸运的是,带我参访朗香教堂的法国老建筑师负责维护这座建筑30多年了,他手上有这个房子的所有门钥匙。这个小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但隐藏着一条隐秘路径,可以进入朗香教堂著名的厚卷檐屋顶的暗层中,我看着这个暗藏空间,会心地笑,因为只有建筑师会在乎这一点。

我想,对柯布的各种评论已经太多了,但我还是想谈一个关键词,“时间”。不讨论这个词就没有可能真正理解柯布的画与他的建筑。当柯布写作《 走向新建筑》的时候,尽管他画出了卫城速写那样充满时间感的东西,但他的主要关注是在未来。像“光辉城市”那样的乌托邦想象只是关于未来,只有到他做出印度昌迪加尔市中心建筑群与城市规划的时候,时间感才悄悄回来。 无论从他的草图,还是完成的建筑看,那一组建筑都像跨越时间的神庙,但实际上,某种根本的改变已经发生了。我们简单地想象,当世界发生某种巨大变化,那些建筑之间的宽阔空地都被某种贫民窟式的自发建造物充满,我想应该也没有问题,我们就又有一个新的罗马了。柯布的后期建筑已经拥有这种与异类事物共存的潜力,他甚至自己都未必清楚这一点。这种能力也使他的后期建筑甚至可以超越城市与乡村的冲突与界限。

我想到的第五个词是“世界”。他就是一个画得特别好的哲学家。一个足够好的建筑师和画家必须是一个哲学家,至少是一个不断用手哲思的人。我特别感谢我的一个朋友,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曾经的建筑系主任皮特教授,我记得应该是2004年,他第一次来访象山校园,他的一句话震动了我,他说,米开朗琪罗会做的事情你已经都会做了,你做的一切是有世界感的,没有几个建筑师有这样的感觉。我想,我最早有这样的感觉至少有两个来源,一个是中国的山水画,山水画从来都是关于世界如何构造的哲学性绘画,一个就是柯布的建筑绘画。

昌迪加尔高等法院挂毯模型(按比例)纸面石墨铅和水粉,1954年

巴汝奇,红木木材,1964年

对柯布绘画与建筑关系的认识也直接影响了我办建筑教育的观念。如果把绘画看作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就会意识到一般建筑学院半年的绘画训练是多么少。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主持的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里,学生的素描需要一个四整年的训练计划。几年前,我们邀请葡萄牙建筑师西扎做我们的荣誉教授,我觉得,柯布之后,在绘画与建筑关系上可以和柯布比较的,西扎肯定是一个。为了欢迎他,我安排二年级本科生做了一个西扎作品与苏州园林互相比较的素描作业,并且在学院展厅做了一个展览。我还记得西扎看到学生的素描是如何震惊,他反复地说,他们画得比我的建筑还好,请给我复制一份。我则在心里说,这一切都是从那一天我第一次看到柯布的绘画开始的。

QQ|筑盟建筑视频网|建筑施工视频网   本站由漠漠睡武汉seo提供SEO优化支持  本站由武汉网站建设--密聚派提供建站及迁移技术支持!琼ICP备150033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