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建筑资讯 / 正文

建筑师的对立面:Gordon Matta-Clark将建筑开膛剖腹

摘要学术界习惯争论 Gordon Matta-Clark 到底是艺术家还是建筑师这一问题。对大多数建筑师而言,Matta-Clark 仍是一名建筑师;而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他也可以是艺术家。但 Matta-Clark 曾自述:“我与‘职业建筑师’ 是‘对立’的两个极点。”...
admin 2019-03-02 10:13:56
33 0

学术界习惯争论 Gordon Matta-Clark 到底是艺术家还是建筑师这一问题。对大多数建筑师而言,Matta-Clark 仍是一名建筑师;而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他也可以是艺术家。但 Matta-Clark 曾自述:“我与‘职业建筑师’ 是‘对立’的两个极点。”

Gordon Matta-Clark 是最具影响力的美国艺术家之一,以其在 20 世纪 70 年代实体艺术的创作而闻名。他拒绝艺术商品化,擅长以摄影、电影、录像、表演、绘画、照片拼贴和雕塑等手法记录与表现其对既有建筑的大尺度介入。如他著名的“Anarchitecture ”(Anarchy+ Architecture)即是无政府主义与建筑的合成词,指代了他对建筑空间中的开洞、间隙以及“遗弃空间”的关注。 同时这些概念在他的“分割”(Splitting, 1974)与“圆锥相交”(Conical Intersect, 1975)等作品中均有体现。Matta-Clark 的作品一定程度上反应了 20 世纪 70 年代纽约的社会情景以及当时艺术与建筑行业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Matta-Clark肖像© Wide Walls

The Anarchi-tecture of Gordon Matta-Clark

Anarchitecture, 1974 ©Flash Art

阅读 Matta-Clark 的作品,应从 1970 年代的经济萧条背景下开始。即便作为繁华大都市如纽约,也在当时一度处于金融崩溃边缘,陷入城市困境。彼时,纽约的城市基础设施、垃圾处理系统、包括道路和交通都已荒废。大型住宅综合体的衰败迫使中产阶级渐渐远离城市,迁往郊区。甚至连曼哈顿都人烟稀少,经济衰退严重。在里根时代,这种都市的衰退确实祸害了下层阶级,但对艺术家来说,这有可能是再好不过的时代了。当时的纽约可以说是一个展现衰败美的舞台,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绝佳条件。

1970 年代的纽约

Matta-Clark 的关键能力,正在于他将建筑与当下环境的联系加以直观体现。他通过艺术来表现当时的纽约困境,并试图揭示传统建筑学理论崩溃的原因。其实在 20 世纪 90 年代,纽约已经浮现“全球化”的基本特征,如去工业化等,以至于衰退和增长交织在一起。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受益于这种增长。

Matta-Clark 用艺术的方式表现了士绅化的粗暴,并在废弃的遗址中寻找新的价值,直接戳中了如 Peter Eisenman 这类建筑师的痛点。在 Matta-Clark 看来,“Eisenman 们”并没有准备好处理 70 年代的都市衰败与转型的问题,且在这些问题上,他们也不是积极的思考者与解决者,而是一个无所作为的观众,旁观着这个世界的改变,就像兔子一样盯着蛇的一举一动。

Matta-Clark 在纽约时十分高产,在集体表演“树舞”(Tree Dance)中,Matta-Clark 与其他一些表演者一起在瓦萨学院校园的老树上生活了一天,并进行了许多危险而刺激的高空表演。为了回应大众对环境问题的探讨,1971 年 5 月,他用回收材料在布鲁克林大桥下建造了一堵墙,其主题是重新激活曼哈顿废弃的遗址。他的作品旨在为住在桥下的无家可归者提供避难所。甚至在展览结束后,他还在现场烤起猪肉,为无家可归者和游客免费提供三明治。1971 年 9 月,Matta-Clark 与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可供艺术家自由烹饪与用餐的餐馆(作品名:Food)。 1972 年 9 月,他将一辆四轮车置于纽约华尔街财政大楼前,邀请路人就座。Matta-Clark 为路人提供面具吸氧(作品名:Fresh Air Cart),使得路人可以呼吸到“pure air”(纯净的空气),以缓解他们紧张的证券交易工作所带来的压力。

Tree Dance, 1971

FOOD,1972

Fresh Air Cart, 1972

©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ntwerp

Matta-Clark 正在制作 Fresh Air Cart, 1972

这些举动看似是环保主义人士自发的随机想法,实际上却是经过精心策划的。Matta-Clark 以电影、视频和照片等方式将这些表演活动记录了下来。在 Matta-Clark 作品的资料档案中,保存着一封向内科医生咨询的信件。信中医生不建议在吸氧装置中使用纯氧,因为这会涉及到医疗安全问题,存在被起诉的风险;还向艺术家发出这可能会导致感染的预警。可见,其项目在轻松与随机的表象下,实则经过十分周详的安排。

Window Blowout, 1976

虽然 Matta-Clark 精心策划了这些行为,但是他仍不能够完全控制艺术品最后的呈现效果。如在“窗户爆裂”(Window Blowout)中,他并不能控制窗户碎裂后的形状,而“圆锥相交”中,他虽能避免承重结构的损害,但也并不能将这种保护精确到每一块地板,毕竟这不是一次经过精确推敲平面剖面的建筑改造。而在他的行为艺术中,观众与参与者也具有一定的随机性。因此,在 Matta-Clark 的作品中,经常伴随着这种模糊性与意料之外。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建筑学院院长 Philip Ursprung 对 Matta-Clark 有着深入的研究。Ursprung 于 2019 年初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就Matta-Clark的“Opening Architecture(切割/开膛建筑)”举办了学术讲座,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Ursprung 最早是通过“分割”(Splitting)与“圆锥相交”(Conical Intersect)的图片而最初接触到Matta-Clark。Ursprung 在自己的课程中提到这位艺术家/建筑师后,引发了学生们的巨大好奇,促使 Ursprung 逐渐走进对 Matta-Clark 的进一步探索 。他坦言,自己其实并不关注学界一直争论的 Matta-Clark 到底是一名艺术家还是建筑师的身份问题,而更关心他在近年来对视觉文化史的影响。

Splitting, 1974

© Gordon Matta-Clark by David Zwirner

Conical Intersect, 1975

© Gordon Matta-Clark by David Zwirner

在一次采访中,Matta-Clark 将自己的方法称为 “马克思主义解释学”,这种方法以小见大,植根于社会基层。正如他在一张卡片上写的:“不是工作——而是工人(Not the Work…The Worker)”;以及另一卡片上的“No. Thing Works”。它可以被解读为对早期金融产业兴起的抽象批判(什么都没有也可以赚钱)。抑或可以直接翻译为没有”事物”是管用的;此时,相比于“物”(Thing),只有“人”(Human)本身才是一切的关键。

卡片“No. Thing Works”

“我认为他是一个很善于动手, 并且在大脑中快速想象成果与问题的人。”Ursprung 说。例如在“树舞”中,Matta-Clark 与其他艺术家们住在只有一些绳索和网的树上。他们在那里吃饭,上上下下,非常危险。Ursprung 认为,Matta-Clark 的作品无论是在建筑上、结构上或者是解决问题上,都体现了自己极具构造性的思想。Matta-Clark 在他的旅程、展览和事业上的策划也非常结构化。但同时,Matta-Clark 也很喜欢打破结构;他最为人所知的艺术手法,就是切割与剖开,他甚至切了自己的车。

Matta-Clark 的作品表面上看似充满了暴力与破坏;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对于越接近建筑和表演艺术的作品,他越忠于建造。Ursprung 分析,“在他切割建筑时,似乎有意避开了建筑的承重结构,如横梁、柱子、承重墙等;他有计划地策划并且避开了这些会导致建筑坍塌的风险。如果观者仔细观察,也许会在一些‘分割’的图片中发现,他甚至在一层楼板与二层天花之间添加了金属的柱子来加强整个建筑结构的稳定性。”

Splitting, 1974

© Gordon Matta-Clarky David Zwirner

Gordon Matta-Clark, Bronx Doors, Bronx Floors, 1973.

© Museu de Arte Contemporânea, Porto. Aquisição em Acquisition 1998

The notion of mutable space exhbition

©Galerie Thomas Schulte Berlin

Matta-Clark 深知建筑构造的规则,并不意在摧毁建筑。他在“Opening the building”(切割、剖开建筑) 的“分割”过程中,刻意消除了所有居住痕迹,使得作品变得更加抽象和纯粹。在“圆锥相交”中,观者可以观察到他精心策划的开膛“刀法”,大刀阔斧却不至于使建筑坍塌。Ursprung 笑着说,“‘圆锥相交’拥有很好的拍摄条件,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圆锥形从哪里开始,艺术家们如何从内部敲出洞,你能够看到门洞仿佛一个蛋壳,能想象出小鸡从里面孵出来的样子 。”

Interior view of Gordon Matta-Clark's Conical Intersect, © Paris Marc Petitjean

Gordon Matta-Clark, Infraform, Milano, ottobre 1973 ©Domus Magzine

项目图片来源于网络或由画廊提供

翻译:陈韵

精彩阅读

广告位

QQ|筑盟建筑视频网|建筑施工视频网   本站由漠漠睡武汉seo提供SEO优化支持  本站由武汉网站建设--密聚派提供建站及迁移技术支持!琼ICP备150033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