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建筑资讯 / 正文

解构主义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的90岁生日和他会跳舞的建筑

摘要“我爱工作。我喜欢与客户的互动——我认为这算得上半个游戏。”——弗兰克·盖里国际著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 Frank Gehry (生于1929年2月28日)今天是大师的90岁生日建筑师寿命一般都很长,在弗兰克·盖里九十年的生命里,几乎设计的每一个建筑都成为了该地的地标建...
admin 2019-03-01 07:13:12
28 0

我爱工作。我喜欢与客户的互动——我认为这算得上半个游戏。”

——弗兰克·盖里

国际著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 Frank Gehry (生于1929年2月28日)

今天是大师的90岁生日

建筑师寿命一般都很长,在弗兰克·盖里九十年的生命里,几乎设计的每一个建筑都成为了该地的地标建筑。但几乎没有任何一栋建筑复制了盖里的成功。

柏林的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是盖里的90岁生日聚会的举办地,正是盖里的设计作品。

皮埃尔·布列兹·萨尔音乐厅,柏林,2017

盖里作品

弗兰克·盖里

以设计具有奇特不规则曲线造型雕塑般外观的建筑而著称,

盖里的建筑是一种超现实,抽象的一种表达

他用极具独创性的建筑形态来向世人展示其非凡的

艺术创造力和空间想像力

1

Luma Arles艺术中心塔楼

近期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于法国南部落成了一栋不规则形状大楼,该大楼用玻璃与铝板包裹,造型极具梦幻,宛如一座童话城堡。

这栋建筑名为Luma Arles艺术中心塔楼,位于法国阿尔勒的一座名为“LumaArles”的文化园区内。该项目将于2020年正式对外开放。

该塔楼高56米,由混凝土核心和钢框架组成,玻璃盒子和铝板在圆形玻璃中庭上方以不规则的形式堆叠着。

塔楼的设计灵感源自附近的崎岖岩层,外立面的设计也与该地区连绵起伏的山脉形式相呼应,设计容纳了各种不同的功能,包括研发设施,生产车间和研讨室,以及艺术家工作室等。

美国建筑评论家弗兰克•米勒(Frank Miller)将盖里的设计形容为“不锈钢龙卷风”,而当地居民调侃盖里的设计就像一个皱皱褶的饮水罐!面对周遭的冷嘲热讽,盖里一直坚持自己,设计颇具影响的作品去回应别人的质疑。

2

古根海姆博物馆

说到弗兰克·盖里极具颠覆的设计就不得不提他在西班牙设计的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这是盖里解构主义建筑的代表作。

博物馆于1997年正式落成启用,它以奇美的造型、特异的结构和崭新的材料立刻博得举世瞩目,更堪称为20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人类建筑之一。

这座如雕塑般的巨大建筑从外表看,与其说它是个建筑物,不如说是件抽象派的艺术品,它由数个不规则的流线型多面体组成,上面覆盖着3.3万块钛金属片,在光照下熠熠发光。

尽管建筑本身是个耗用了5000吨钢材的庞然大物,但由于造型飘逸,色彩明快,丝毫不给人沉重感。

博物馆内部,看似没有任何道理的几何曲线,却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光与影演绎着温柔的戏剧。

3

瑞格尔侯爵酒庄

弗兰克·盖里的设计一直走在最前沿!这是他在西班牙的另一个作品,使用了最现代的材料,将酒窖的创新与传统融合在一起。

历时8年,盖里设计灵感来源于该酒庄葡萄酒瓶的传统颜色:红色象征葡萄酒,银色象征软木塞上的银箔,而金色则象征着银箔周边的火焰。

三色钛板打造的波浪翻滚,摩登的酒庄与葡萄园结为一体,以一种更开放,且前所未有的解构主义建筑理念点燃想象的无限激情。

4

克利夫兰LouRuvo脑部医疗中心

弗兰克·盖里的设计是两极分化的,“拉斯维加斯之最美”与“拉斯维加斯之最丑”都指向了盖里设计的这幢大楼。

这个中心包括三个主要结构,一个是医疗大楼,这个大楼专门用作看护病人和做研究,它的风格简约,功能性强,外部像乐高玩具,仿佛几个不规则方块堆砌在一起;

另一个结构是医疗大楼和生命活动中心之间的一个通道。最后是生命活动中心,这是一座雕塑般的折叠建筑,采用了盖里标志性的不锈钢屋顶。

一个访谈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您用音乐来庆祝你的生日——难道这已经成为你工作和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吗?

Frank Gehry:嗯,这很有趣,因为我不是音乐家——我不懂音乐。但多年来,我已经融入了音乐文化,因为我喜欢在音乐厅工作,非常享受由此而来的音乐友谊。我喜欢花时间和这些音乐家在一起,倾听他们。他们是艺术家!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在您职业生涯的初期,您特别受到视觉艺术家的启发。

Frank Gehry:我仍然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视觉艺术。只是音乐厅有这些有趣的机会:它们是关于创造空间的艺术,空间,和人紧密相关,每一个时间人都在空间里。你可以看到音乐家和人们之间的关系,当他们在大厅里,当他们体验音乐的时候,以及音乐家在房间里获得积极情感时的感受的时候。它赋予了我们享受的权利。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所以柏林的皮埃尔·布列兹音乐厅,你生日聚会的场所,是源于你和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的友谊吗?

Frank Gehry:是的,这很特别,因为他和(已故学者)爱德华·赛义德(Edward Said)一起组建了青年管弦乐队,专注于把音乐作为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埃及等不同文化之间交流的一种方式。这些来自不同背景的年轻音乐家不仅能够一起演奏,而且能够一起吃饭,一起消磨时间。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您的生日音乐会是怎么来的?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有没有问过您想不想演奏一些特别的曲子?

Frank Gehry:不,他没有。他打电话来说:“弗兰克,你的生日快到了。我们很乐意把这场音乐会献给你。你能来吗?”我答应了,就这样。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对于像另一位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这样非常成功的建筑师来说,长寿似乎是一种额外的奖励。您已经90岁了并且身材也很好,甚至没有放慢脚步。您的秘密是什么?

Frank Gehry:唯一的秘密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菲利普·约翰逊(活到98岁)告诉我要继续工作,他也活到了90多岁,他禁止我退休。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好吧,既然您不打算退休,我们来谈谈您在做什么。您正在多伦多建造两座高达91层的共管公寓楼。你们还在为洛杉矶科尔本音乐学院的扩建设计更多的音乐会场地。并且在伦敦郊外的温布尔登有一个盖里音乐厅(Gehry concert hall)。那么法国南部阿尔勒的艺术中心呢?

Frank Gehry:是的。阿尔勒斯与(瑞士赞助人)马娅•霍夫曼(Maja Hoffman)有着特殊的关系。她是一个非常事必躬亲的客户,我们有幸在这个过程中尝试了很多东西。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什么样的东西呢?

Frank Gehry:嗯,我说过我想用光来作画,但是在这里,我特别地获取了墙壁的纹理。在外部,我们用不锈钢做了这些块,并把它们稍微分开。他们投下一束光,立面就像一幅画。在某种程度上,你实际上得到的光线与梵高在《星夜》中得到的光线相似。他在同样的光线下作画。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您认为对你的工作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Frank Gehry:当我开始使用chain link的时候,我只对它感兴趣,因为我知道每个人都讨厌它,所以我想要找到否认主义的方法。我们生活在一个城市,而且人们抱怨它。我想,如果我能和它一起工作,让它更容易被接受,我就能克服这种仇恨。我只是好奇否认主义的底线在哪里。

我在玩一些文化中很正常的东西,比如波纹金属——这些东西在社区里以各种各样不受欢迎的方式进行着。如果你可以使用它们——当然罗伯特·劳森伯格是一个灵感,使用这样的东西的还有其他艺术家,像戈登·玛塔·克拉克,所以这是值得探索的。那些作品已成为高雅艺术。看看巴斯奎特(Basquiat)吧,在出名之前,他经常在我们位于威尼斯的办公室里闲逛。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艺术继续激发您的建筑是吗?

Frank Gehry:是的,艺术家在做,而建筑师没有。当时的建筑世界在现代主义的冲击下走向了死胡同,随后又出现了后现代主义。我认为这是由阿瑟·德雷克斯勒(Arthur Drexler) 1975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的艺术展览引发的。

这对每个人都是开放的,它很诱人。我喜欢它所以我就想,过去的建筑都是以希腊庙宇为基础的,都是拟人化的。我说:“如果你必须回到那时候,你为什么不回到3亿年前,那时人类还不会捕鱼呢?”然后我意识到我在寻找表达动作的方式。我们的时代不同于美术学院的时代,因为飞机、火车、汽车都在移动。所以我想,也许在形式的表达中有某种东西在移动。鱼的形态在很大程度上是非常具有建筑性的。我对此有一段时间感到厌烦。我仍然做鱼灯。

你可能会说,你仍然在建造那些有闪闪发光的鳞片的建筑。你可以把我的职业生涯概括成可疑的东西。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有没有一种建筑类型是您还没有做过但是您真的想做的?


Frank Gehry:我喜欢社会保障房。我们正努力把它作为洛杉矶河项目的一部分,我们一直在和一些开发商合作。我们还想设计退伍军人住房。我一直想上小学,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练习,学费实在是太贵了。今天,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慈善事业来做。

主编凯瑟琳·麦圭根(Cathleen McGuigan):那么,对于年轻建筑师的职业生涯,您有什么建议呢?

Frank Gehry:我认为一个人必须做他或她自己。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不是说你会成为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或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但至少你会成为你自己,而且你有机会得到回报。这很令人开心的,因为这很具有创造性。这意味着没有必要像大学里的学生那样,去模仿别人或遵循一种哲学或话语,因为这些都与无法翻译的语言结构联系在一起。我的想法是,如果你不会说话,至少你会画画。

谢谢你,弗兰克,生日快乐!

—— 欢迎转发支持 ——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的微博:@Arch设计联

精彩阅读

广告位

QQ|筑盟建筑视频网|建筑施工视频网   本站由漠漠睡武汉seo提供SEO优化支持  本站由武汉网站建设--密聚派提供建站及迁移技术支持!琼ICP备15003382号